<mark id="jhb71"></mark><td id="jhb71"><center id="jhb71"></center></td>
  • <blockquote id="jhb71"><nav id="jhb71"></nav></blockquote>

    1. <small id="jhb71"><bdo id="jhb71"><meter id="jhb71"></meter></bdo></small>
          <thead id="jhb71"></thead>
          <td id="jhb71"></td>

            <blockquote id="jhb71"><input id="jhb71"><delect id="jhb71"></delect></input></blockquote>
            您的位置:首頁 > 財經 >
            自媒體發涉金科股份文章遭索賠過億:一審判賠47萬 被告上訴
            來源:澎湃新聞 2022-04-17 06:30:03

            自媒體賬號“一號地產”因發布4篇涉及金科地產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科股份公司)以及該公司股東黃紅云的文章,被黃紅云和金科投資控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金科控股公司)起訴,起訴理由是4篇文章通過捏造事實、斷章取義等方式惡意攻擊和抹黑兩原告及他們實際控制的金科股份公司。

            兩原告向法院請求賠償經濟損失、股票價值損失、精神損失費共計1.75億余元,刪除4篇侵權文章并公開賠禮道歉。

            “一號地產”運營人劉澔長(化名)告訴澎湃新聞,一審法院認為案涉4篇文章內容明顯不實并構成誤導、誹謗,構成對金科股份公司的侵權,其中兩篇文章侵犯了黃紅云的名譽權,但黃紅云和金科控股公司以他們的名義主張金科股份公司名譽權被侵害的前提不成立,法院不予支持。最終,法院判決被告刪除涉及黃紅云的兩篇文章并發布致道歉信息,賠償黃紅云精神損害撫慰金2萬元、經濟損失45萬元,駁回兩原告其他訴訟請求。

            劉澔長說,目前他們已提出上訴。

            澎湃新聞4月14日從金科控股公司了解到,該公司和黃紅云本人未提出上訴。對于一審判決,公司尊重法院的判決結果。至于“一號地產”方面提出上訴,公司將正常應訴。

            截至2022年2月17日,一號地產所發布的案涉4篇文章的閱讀量和評論數。 受訪者供圖

            自媒體發布4篇涉金科文章遭索賠1.75億

            從媒體離職后運營自媒體“一號地產”的劉澔長沒想到,會因發布4篇涉及金科股份公司及其實控人黃紅云的文章,惹上索賠額達1.75億余元的官司。

            澎湃新聞從劉澔長處了解到,2021年5月23日,“一號地產”發布第一篇題為《盤家底|金科年報里的“心機表”》的涉案文章,其中質疑了金科股份的財務數據,特別是土地儲備數據。

            文中,作者海哥還提到了黃紅云自2017年與前妻離婚財產分割完畢后遲遲沒有執行,并被重慶市高院列為“被執行人”一事。

            澎湃新聞了解到,海哥也是記者出身,曾在頭部房企做過公關。

            同年5月25日,“一號地產”發布《駁金科股份的債市回應》,作者海哥分五個部分回應了“金科股份向債市投資者的回復”。

            三天后,“一號地產”再發《獨家|黃紅云險成老賴背后:涉金科股份3.7億股股權歸屬》。該文中,作者稱金科股份公司早前的信息披露違規:3.7億股股票早在2018年7月就被法院裁定凍結,凍結期限為三年。按照上市公司信披規則,上市公司股權被凍結,應予以公告,但查遍金科股份公司公告,未查詢到股權遭司法凍結事項。

            2021年5月31日,“一號地產”發布針對金科股份公司的第四篇文章《獨家|面臨百億元股權分割,黃紅云或將失去金科》。作者海哥在文中稱:“有基金經理向一號地產表示,金科股份之所以在此前上市公告中未澄清或詳細披露黃紅云被列為被執行人背后涉及到的準確金額和股權份額,實際上是為發行美元債考慮。”

            金科控股公司和黃紅云提交給重慶市一中院的《民事起訴狀》顯示,兩原告認為,上述文章對原告及原告實際控制的金科股份公司進行了惡意攻擊與抹黑,并通過捏造事實、斷章取義、惡意夸大等方式,在網絡上進行廣為散布,不僅給原告的名譽造成極其嚴重的負面,而且給原告造成巨大經濟損失。

            兩原告在起訴狀中表示,上述文章刊登之時,正是金科股份公司在一級市場發行債券之際,受到惡意攻擊后,使得本身“脆弱”的市場進一步預期下降。

            此外,文章還導致金科股份公司在債券二級市場價格大跌,從2021年5月25日定價發行之日起至起訴時,已跌至95.5元附近。原告作為金科股份公司的股東及實控人,收到很多來自投資人的詢問與質疑,相關融資也被緊急告停。上述文章不僅對原告的名譽造成嚴重影響,還可能導致原告今后的債券融資阻力重重,由此帶來的后果無法估量。

            起訴狀稱,作者海哥還將黃紅云與前妻幾年前的離婚糾紛再次翻出并在網絡上迅速流傳,黃紅云的私人生活受到社會各界人士的廣泛關注,并被人津津樂道,不僅給黃紅云的生活帶來嚴重困擾,還嚴重侵犯其隱私權。

            兩原告遂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害,刪除四篇侵權文章,并向兩原告公開賠禮道歉,為原告消除影響,恢復名譽,澄清事實真相。

            同時,兩原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劉澔長賠償兩原告經濟損失9900萬元;賠償金科控股公司股票價值損失42476339.64元;賠償黃紅云股票價值損失32843287.62元;賠償黃紅云精神損失100萬元,合計1.75億余元。

            一號地產公眾號在2021年5月23日—5月31日,接連發布4篇涉及金科股份公司的文章。 一號地產截圖

            一審判賠47萬

            對于黃紅云和金科控股公司的訴訟請求,劉澔長認為“有點荒唐”。

            文章作者海哥告訴澎湃新聞,“作為第三方,我覺得將文章中有關的表述認定為侵權是比較難接受的。”

            海哥說,文章中的信息、數據,來自上市公司財報、官方媒體、行業媒體、國家機關或監管部門披露的信息,以及市場上公信力較高的第三方,比如天眼查、克而瑞地產研究、行業機構的研究報告等等。“像這次文章中涉及到知情人士的爆料,會根據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核實與公開信息是否符合,比如文章中所披露的金科股份有3.7億股在2018年被司法凍結一事,就是根據爆料人提供的資料和天眼查、上市公司公告等信息相互佐證得到確證的。”

            對于自己的行文風格,海哥認為,“這個就類似分析師的活,根據確證的數據或者公開的信息,來推斷某種趨勢或可能性,這個不管是媒體,或政府部門都會去做的。不能說還沒有發生,就說是臆測甚至侵權。”

            劉澔長在一審時辯稱,他只是平臺提供方并非文章作者,在受理稿件時,已盡到合理審查義務,他及平臺并未違法。他作為被告未實施侵權行為且無主觀侵權惡意,不應承擔刪文、道歉等侵權責任。

            其次,股價下跌本身受多重因素影響,文章發布前,金科股份公司股價就一路下跌,不能以文章發布后兩周交易日股價情況反映損失。原告無名譽被損害的事實,無因名譽受損造成經濟損失的情況,被告不應承擔恢復名譽、賠償精神損失及經濟損失的責任。此外,案涉文章涉及的是金科股份公司,金科控股公司作為起訴主體不適格。

            根據訴辯雙方的主張,一審法院歸納本案爭議焦點為:一、劉澔長的行為是否構成侵權;二、金科控股公司和黃紅云是否可作為權利主體主張劉澔長侵犯其入股的金科股份公司名譽權;三、劉澔長在本案中應承擔的民事責任。

            法院認為,《民法典》規定,法人、非法人組織享有名稱權、名譽權和榮譽權。《盤家底|金科年報里的“心機表”》中多處稱金科股份公司的財務報表“注水”;《獨家|面臨百億元股權分割,黃紅云或將失去金科》中稱“信息隱瞞背后:或因發債需要”;《駁金科股份的債市回應》中稱“將建筑面積的土儲,包裝成總可售面積,這不是工作疏忽,這是欺詐,某種程度上,投資者是可以告金科股份公司的”等明顯帶有揣測、侮辱法人名譽權的內容。

            此外,《獨家|面臨百億元股權分割,黃紅云或將失去金科》中有稱“黃紅云離婚官司涉及的不只是3.7億股金科股份,金額更不只是23億元,而是高達100億元”等未經核實的不實信息。

            《獨家|黃紅云險成老賴背后:涉金科股份3.7億股股權歸屬》一文中稱“金科股份公司在媒體報道之后發布的公告,則涉嫌誤導投資者及公眾”,案涉文章內容明顯不實并構成誤導、誹謗,影響了金科股份的社會評價。案涉四篇文章的相關內容均構成對金科股份公司的侵權。

            法院一審認定,案涉文章《獨家|黃紅云險成老賴背后:涉金科股份3.7億股股權歸屬》、《獨家|面臨百億元股權分割,黃紅云或將失去金科》內容中多處存在誹謗、侮辱黃紅云的情形。例如“如今看來,黃紅云離成為‘老賴’僅一步之遙。畢竟已經賴了三年了;錢或許是小事,但對公司實控人黃紅云來說,則代表著對公司話語權的喪失,這才是致命的。對一個中老年男人而言,權力是他的另一種春藥”等等,上述事實并無相關事實相印證。

            同時,黃紅云與前妻的離婚協議和民事調解書內容涉及個人隱私,即使黃紅云和前妻作為公眾人物或因涉及金科股份公司的部分應按照法律法規和上市公司監管要求向社會公布,也應由黃紅云、陶虹遐或金科股份公司予以披露而非案外人。案涉文章通過網絡向社會披露他人婚姻狀況及具體財產信息,侵犯了黃紅云的隱私權。而且,文章描述黃紅云和前妻離婚協議約定“雙方同意進行按照各自股權比例進行的股權拆分,并在簽訂協議的8至12個月內,將目標股票按照51%、49%的比例依法拆分”也并非離婚協議的內容,文章內容存在嚴重不實。兩篇獨家文章侵犯了黃紅云的名譽權。

            不過,法院認為,金科控股公司和黃紅云以自己的名義主張金科股份公司名譽權被侵害的前提條件不成立,對其相關訴訟請求法院不予支持。

            法院判決,因為兩篇獨家文章侵犯了黃紅云的名譽權,其請求刪除文章被予以道歉和賠償精神損失的訴訟請求,法院予以支持。另外兩篇文章雖然侵犯了金科股份公司的名譽權,但不涉及黃紅云的個人名譽權,故黃紅云對這兩篇文章的訴訟請求,法院不予支持。

            關于賠償財產損失部分,法院綜合考慮金科股份公司在融資及股票價格方面因案涉文章發布所遭受的客觀影響、雙方舉證能力與舉證情況,被告的過錯、黃紅云及金科控股公司對金科股份公司的持股份額,案涉文章的評論數、被告運營微信號的網絡傳播度等因素,酌定黃紅云的經濟損失為45萬元,被告對此應承擔賠償責任,對黃紅云超出該金額的其他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法院最終認為,劉澔長未盡到對其運營微信公眾號中發表文章的審核義務,造成金科股份公司和黃紅云名譽權受損的事實,其理應承擔相應賠償責任,并為其恢復名譽消除影響。因金科股份公司未起訴,故僅對黃紅云被侵權部分作出處理。據此,法院判決劉澔長在判決生效后刪除兩篇獨家文章并發布道歉信息;賠償黃紅云精神撫慰金2萬元;賠償黃紅云經濟損失45萬元;駁回金科控股公司全部訴訟請求和黃紅云其他訴訟請求。

            上訴期間又因名譽權糾紛被金科起訴

            “一審判決后,我們已經上訴,目前重慶市高院已經立案,開庭時間暫未確定。”劉澔長表示。

            劉澔長的代理律師提交給重慶市高院的上訴狀顯示,其上訴請求包括撤銷一審判決中的刪除侵權文章并賠禮道歉、賠償黃紅云精神撫慰金、經濟損失的判項,直接改判駁回被上訴人的訴訟請求或將本案發回重審;一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承擔。

            上訴狀認為,首先案涉文章不構成侵權,案涉文章均有相關事實予以印證,不存在嚴重失實的情形,已經達到“基本真實”的標準。文章中的個人評論與觀點表達屬于行使《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權利,被上訴人作為上市公司實控人/股東,理應對此有更大的包容度。原審法院僅截取個別字眼即認為案涉文章構成侮辱、誹謗,屬于事實認定錯誤。

            同時,上訴人已盡到合理的審查義務,不應承擔侵權賠償責任。上訴人平臺進行相關文章的發表,從未收取任何費用,并非以獲利為目的惡意歪曲事實,而是期望在涉及公共利益的問題上通過輿論推進事件真相的呈現,彌補公眾獲得信息渠道的單一性和整合資料能力的有限性,推動資本市場的占有者、獲利者以及資源上占有優勢的一方,在輿論監督下,完整、及時地進行信息披露,這也是深交所對于上市公司及其大股東的基本要求。同時,上訴人并未對文章內容進行修改、添加任何不實信息。主觀上無任何侵權故意,不存在過錯。發布文章是行使普通社會公眾的輿論監督權利,屬于法定免責事由。

            上訴人運營的“一號地產”并非互聯網知名公眾號,粉絲數量很少,案涉文章項下幾乎無評論,可見并未引起社會關注,不會導致被上訴人的社會評價降低。被上訴人并未因名譽權侵權遭受嚴重精神損害,其精神撫慰金請求不應得到支持。即便予以支持,2萬元的賠償金額亦屬過高,應予以調整。被上訴人的損失賠償請求無證據證明,不應得到支持。即便原審法院支持其賠償訴請,考慮上訴人公眾號的影響力,案涉文章的瀏覽量、評論數等因素,賠償45萬元明顯過高,應予以減少。

            澎湃新聞4月14日從金科控股公司了解到,該公司和黃紅云本人在一審判決后并未提出上訴,目前該案已過上訴期。對于一審判決,公司尊重法院的判決結果。至于“一號地產”方面提出上訴的情況,公司將正常應訴。

            劉澔長說,上訴期間,他又從網上得知金科股份公司起訴他的消息,“我現在沒收到起訴書,只是在網上看到了開庭公告,開庭時間是5月23日,具體內容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名譽權糾紛”。

            (文章來源:澎湃新聞)

            關鍵詞: 金科股份
            相關文章
            蘇州減免6個月租金 補助不低于2億元紓困資金

            蘇州減免6個月租金 補助不低于2億元紓困資金

            4月13日,蘇州市政府印發關于支持服務業相關領域紓困和恢復發展政策意見的通知。據觀點新媒體了解,通知提出,降低市場主體房屋租金成本。更多

            2022-04-15 11:44:59
            西安旅游全年實現營業收入5.61億元 增幅87.28%

            西安旅游全年實現營業收入5.61億元 增幅87.28%

            4月15日,西安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發布2021年年度報告,全年實現營業收入5 61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2 61億元,增幅87 28%。據觀點新媒體了解,更多

            2022-04-15 11:43:50
            國新辦舉行銀行業保險業運行發展情況發布會 銀行業境內口徑總資產351.1萬億元

            國新辦舉行銀行業保險業運行發展情況發布會 銀行

            4月15日,國新辦舉行一季度銀行業保險業運行發展情況發布會。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首席檢查官、辦公廳主任、新聞發言人王朝弟介紹,更多

            2022-04-15 11:40:29
            教育部舉行新聞發布會 加強周轉用房建設  完善教師居住環境

            教育部舉行新聞發布會 加強周轉用房建設 完善

            4月14日,教育部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發展改革委社會發展司司長歐曉理表示,加強周轉用房建設,完善教師居住環境,讓住房保障好起來。更多

            2022-04-14 14:28:21
            河北大部分銀行下調了房貸利率 自由選擇余地變大

            河北大部分銀行下調了房貸利率 自由選擇余地變大

            有消息指出,日前,大部分銀行在河北省范圍內下調了房貸利率,幅度多在0 2%~0 3%之間。據了解,一些銀行在唐山、秦皇島、保定等地區,對樓更多

            2022-04-14 14:25:17
            天津加快農村寄遞物流體系建設實施 深化寄遞領域改革

            天津加快農村寄遞物流體系建設實施 深化寄遞領域

            4月12日,天津市印發了《天津市加快農村寄遞物流體系建設實施方案的通知》。觀點新媒體了解到,天津市將按照市場主導、政府引導,完善體系更多

            2022-04-14 14:23:18
            上海臨港新片區優化重點支持單位 社保門檻縮短3或6個月

            上海臨港新片區優化重點支持單位 社保門檻縮短3

            4月13日,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管理委員會發布《關于優化調整臨港新片區人才住房政策操作口徑的通知》。據通知,原《購房資更多

            2022-04-14 14:15:57
            黑龍江推廣全民參保 打擊欺詐騙保專項整治

            黑龍江推廣全民參保 打擊欺詐騙保專項整治

            13日,我省召開推進基本醫保全民參保和打擊欺詐騙保專項整治電視電話會議,會議分析研判當前全省參保擴面和打擊欺詐騙保工作面臨形勢,對做更多

            2022-04-14 11:06:21
            黑龍江產業項目全面開工 華瑞生物醫藥預計10月開始生產

            黑龍江產業項目全面開工 華瑞生物醫藥預計10月開

            早春時節,春寒料峭,訥河市各產業項目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時,全面吹響了產業項目開工建設集結號。10日,記者在省重點項目——黑龍江華瑞生更多

            2022-04-13 13:48:54
            牡丹江市加快釋放補貼政策 穩崗返還補貼104.92萬元

            牡丹江市加快釋放補貼政策 穩崗返還補貼104.92萬元

            不久前,牡丹江市富通汽車空調有限公司賬戶上多出了11 73萬元。正當工作人員要查詢資金來源的時候,接到牡丹江市人社局打來的電話。原來是更多

            2022-04-13 13:43:27
            法甲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