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jhb71"></mark><td id="jhb71"><center id="jhb71"></center></td>
  • <blockquote id="jhb71"><nav id="jhb71"></nav></blockquote>

    1. <small id="jhb71"><bdo id="jhb71"><meter id="jhb71"></meter></bdo></small>
          <thead id="jhb71"></thead>
          <td id="jhb71"></td>

            <blockquote id="jhb71"><input id="jhb71"><delect id="jhb71"></delect></input></blockquote>
            您的位置:首頁 > 資訊 > 財經 >
            周小川釋疑數字人民幣“六問”:設計初衷是為了零售,不是要替代美元
            來源:第一財經 2022-04-17 15:27:01

            隨著數字人民幣試點的不斷鋪開,針對數字人民幣的定位、屬性、價值還存在一些認知誤區。比如,數字人民幣與電子支付是怎樣的關系、數字人民幣是否會替代紙幣等熱點問題,此前已有過諸多討論。

            如何區分央行數字貨幣與商業銀行的M1貨幣以及其他各種貨幣?它們作為貨幣的可行性和穩定性怎么樣?如何理解數字人民幣定位于M0?中國人民銀行是否應該加快發行并更多地發行數字貨幣?數字貨幣需要國際標準么?

            4月16日,在2022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上,中國金融學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詳細分析了上述問題。

            商業銀行賬戶里的M1,作為貨幣的可行性和穩定性怎么樣?

            有觀點認為,央行貨幣就是穩定的,央行發行的是M0(流通中的現金),商業銀行賬戶里的錢M1(狹義貨幣供應量)是商業性貨幣,不具有100%的穩定性。

            對此,周小川認為,這一說法是值得質疑的,也容易引起一些信任上的混亂。“商業銀行的貨幣或賬戶里的資金具有相當高的穩定度,當然也不是100%的穩定。商業銀行有的會出問題,會破產,破產時你的資金也可能會拿不出來,但也是個別現象。”

            “為什么說商業銀行也可以發行M0?其中一個例子是中國香港。”周小川稱,中國香港過去有匯豐、渣打兩家發鈔行,1997年又加入了中銀香港,三家商業銀行進行發鈔,但是對三家商業銀行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所以三家銀行發的港幣也是高度穩定的。監管對商業銀行的要求是相當高的,特別是發鈔行要求會更高,比如,一是很高的資本充足率;二是,商業銀行要求有準備金,包括存款準備金、清算準備金;三是,有存款保險機制,保證清盤時能夠償付;四是要有強有力的監管,對資產負債表、資產方和負債方的質量都有明確的要求,對資產方有風險權重的安排,要做壓力測試,這些監管保證了銀行的質量;五是,公司治理,這些銀行必須有制衡的結構,隊伍要有足夠的專業性,要有合格的內審和外審,對高管也有一定的要求。

            周小川認為,在上述情況下,商業銀行的M1具有非常高度的接近中央銀行貨幣的特征,因此,不能說這是商業貨幣、是不穩定的。

            周小川指出,第三方機構如果想創新,想做數字貨幣或者參與支付系統,就要向高標準靠攏。穩定幣不是自稱的,要有一系列條件考核與證明。“當前,有很多創新的嘗試是針對穩定幣,穩定不穩定不是自稱的,要看是否有100%的準備金、資產方安全與流動性如何、是否想繞過監管、是否考慮過在惡劣情況下進行壓力測試等等。”他稱。

            “出錯在技術上并不可怕,關鍵是怎么改變技術。但出了錯以后不能用錢覆蓋住,對外也不說。”周小川說,大型科技公司和科技金融公司的發展是有前途的,在支付業大有前景,但要講究誠信,不要耍小聰明,提高質量,向高標準看齊。

            周小川強調,不要輕易動搖對商業銀行賬戶資金的信任,發鈔是最高等,參與支付是在支付中某一個環節起作用,甚至參與支付收單行,收單也是參與支付,每個層次上的工作要求是不一樣的。

            如何理解數字人民幣定位于M0?

            對于數字人民幣定位于M0,有人表示理解,也有人提出了質疑。

            周小川解釋稱,研發數字貨幣是為了替代M0,這表明數字貨幣是把應用的重點放在零售環節,特別是借助于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終端給大家提供更大的方便。

            “在發展數字貨幣的早期,沒有打算想替代金融市場交易,如股票市場、債券市場、外匯市場。也有人提出可以用以區塊鏈為基礎的數字貨幣來替代,這引起研發重點的考慮,對現行系統會不會造成某種沖擊和混亂,因此我們所說的聚焦于替代M0是可以有多方面的觀察和解讀的。”他稱。

            周小川同時指出,M0和M1之間并不是隔絕和截然分開的,賬戶里的錢如果合規可以提出來做現金,在一定條件下,M0和M1中間有個管道連通,近似等價,不會出現M0是央行貨幣就是高度穩定的、M1不穩定的情況。

            中國人民銀行是否應該加快發行并更多地發行數字貨幣?

            當前,很多國際討論認為,中國數字貨幣發展很快,是將來了不起的“武器”,是央行的資產。“貨幣發行是資產負債表的負債方,也就是說中央銀行要通過制度保障、承諾和后援支持來保障央行發出去的貨幣有購買力,到時候能用,所以是一種負債。因此從這個角度來講,想把數字貨幣應用在其他方面并不是那么容易。”周小川稱。

            周小川認為,國家可以賦予貨幣強制性的命令,比如什么樣的交易必須用什么貨幣,可能這種貨幣的地位就有所提升,但也有可能只是一個過手的中介。

            “我們邊貿中發生過這樣的現象,中國和邊境國家的貿易,我們鼓勵既可以用對方的貨幣,也可以用人民幣,但有的地方就是人民幣好用,對方的貨幣不好用;也有的交易,商戶收了貨幣以后不管是M0形式還是M1形式,都爭取當天下班前送回銀行,銀行也爭取下班以后再加一點班把貨幣轉出去,轉到對方國家,不保留這種貨幣頭寸。原因或是在于擔心匯率風險,也有不少是因為上級行要求不保留對方貨幣的頭寸。”周小川說。

            周小川強調,數字貨幣要注重它的真實應用,不是強制某類交易必須用這個貨幣。“從使用的角度來講,最后要看到老百姓愿意把這種貨幣放在錢包里,今天用也行,明天用也行,收了錢(不管是紙質的還是數字的)并不著急送還給銀行,這是一個考驗,要著重考慮。”他稱。

            數字貨幣有不同的賽道,如何看待競爭關系?

            周小川表示,要鼓勵創新,鼓勵新產品研發,研發之后應該創造一定條件試點。只有經過試點,有多種方案并且之間存在競爭,才能產生優勝劣汰。

            “不同于其他制造業和生產領域,貨幣領域可能更加敏感,因此,在這個競爭過程中要注意公平,不能惡意打壓對手方,也不能破壞金融基礎設施,輕易地替代金融基礎設施可能造成的風險比較大。”他稱。

            需要注意的是,周小川認為,創新出的東西最開始肯定是缺少通用性或互操作性,在一定階段,還是要有一些主管部門、監管部門或協會來加強通用性,制定一些通用性的標準和互操作,這樣有可能多方并行,但是會增加通用性,將來才能真正方便老百姓。

            周小川強調,數字貨幣不可能一開始太強調高度的一致性,不可能事先決定由誰做標準,先進標準是制定不出來的,只有在實踐中多方案并行,競爭選優,后來到一定階段有些機構來增強這種通用性,才能強制性地或者半強制性地推進互通性。這也是現在國際上對數字貨幣的一個做法。

            總的來講,數字貨幣有幾個不同的賽道。一是Token-based以代幣為基礎的賽道,另一種是account-based以賬戶為基礎的賽道,以支付指令為基礎的也可以是一個賽道。

            “有的錢包里裝的是Token(代幣),有的錢包里裝的是現金,有的錢包是連著銀行賬戶,有的錢包里裝的是支票,也可以有混合的錢包。數字貨幣發展到現在,錢包的概念用得比較多。真正不同的產品是在不同的賽道上競爭。”周小川表示。

            周小川表強調,發展競爭有很多不同的賽道,最需要警惕的就是創新者、BigTech、FinTech不要挪用客戶資金。“確實有一些人一開始設計系統就想挪用人家的錢,但是屬于少數,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后來在運行過程中出了問題,出現窟窿了,才不得不挪用客戶的資金。”他稱。

            數字貨幣是否需要立法先行以及國際標準?

            有觀點認為,數字貨幣當前需要立法先行,要有國際標準。“這個愿望是好的,但是還在研發、創新過程中,不可能把立法搞那么清楚。”周小川稱。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法》的規定,人民銀行負責發行人民幣、管理人民幣流通,同時要維護支付清算系統的正常運行。

            “如果人民銀行要發行一個新版人民幣,不管是硬幣還是紙幣或者什么類型的貨幣,都要事先發公告,要禁止偽造貨幣,任何單位、個人不得印制、銷售代幣票券,一定程度上擋住了代幣產品隨隨便便就發行出來,因為任何單位都不準發行。”周小川說,數字貨幣的研發,研發出來屬于人民幣,并沒有說要先立法,不立法就不能有數字人民幣,“因此冬奧會試點的e-CNY沒有法律障礙,而第三方發行貨幣是不行的,要有立法支持。”

            談及國際標準,周小川認為,發行貨幣是主權事項,各個國家自己定義,不涉及國際標準,雖然大家希望國際組織能起到一定作用,特別是在跨境支付標準中起到引導和建立秩序的作用,但沒有法律上的要求必須先有標準了才能做。

            周小川強調,跨境支付涉及到很多問題,特別是涉及到匯率等,對于國際組織來講也都是難題。

            地緣政治不穩定情況下,數字貨幣會起到什么作用?

            周小川稱,數字貨幣至少中國的e-CNY設計是為了零售,為了百姓方便、商戶方便,不是為了替代美元,“不排除e-CNY未來可能有跨境支付的前景,但估計也會注重于零售,跨境零售的應用。”

            當前,部分國家受到SWIFT制裁,貿易、投資、金融市場都受到較大影響。周小川認為,如果金融的支付系統或者支付通訊系統滑入某種冷戰格局,對大家來說都是會有損失的。

            相關文章

            鄒傳偉:元宇宙反映的是人類社會數字化大遷徙的進

            元宇宙是一個已經開始、正在進行并將持續推進的人類社會發展趨勢。更多

            2021-12-04 13:37:36

            政策持續加碼,數字貨幣概念股熱度不減,五條主線

            機構指出,標準統一將為未來數字人民幣應用場景的深化、應用領域的拓展奠定堅實的基礎,建議關注相關上市公司的投資機會。更多

            2022-02-11 15:19:03
            法甲竞猜